您现在的位置: 西部射洪 > 射洪动态 > 专题动态 >
翻越夹金山 记者体验红军长征中最艰苦一关
来源:未知 录入者:hong 发布时间:2016-09-13

 

跷碛村里的朱、毛旧居。

    封面新闻记者何晞宇

    听说宝兴县已经下过今年第一场雪。

    过了宝兴县跷碛藏族村,海拔就已超过2600米。天气湿冷,空气凌冽。采访团的记者们穿上毛衣和羽绒服,依然冻得瑟瑟发抖。1935年6月,红军第一方面军渡大渡河,甩掉国民党的追兵,来到夹金山脚下。

    9月12日早上10点,“重走长征路”采访团登上夹金山最高峰,在这里大自然展现了其压倒性的优势。湿重云雾沉沉的压在四周围的山峰上,空气稀薄。封面新闻(thecover.cn)记者,试着爬上一座高不过20米的小土坡,已经气喘吁吁。根据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姬鹏飞的回忆,爬上山的战士,有些是冻死的,有些则是一口气没有喘上来,就牺牲了。

    不走寻常路

    毛泽东和朱德在宝兴县跷碛乡藏族山寨,为翻山做准备的时候,其实还有两个选择。一是沿马帮走的路,向西绕过雪山,二是从夹金山以东从松潘绕。在冕宁刘伯承获得当地毕摩(祭司)的帮助,成功与彝族首领歃血为盟,但入藏区以后不一定会再有这样的好运,而且战争分秒必夺,一迟缓就会被敌人抢占先机。这条路耗时太长。另一条路从松潘绕的道路,则很可能再遇上好不容易才甩掉的国民党军。

    但直接翻夹金山,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。1935年6月,宝兴的天气很奇怪,“夹金山这个时候一般是不下雪的”,达维乡冒水村的村主任陈望惠告诉封面新闻(thecover.cn)记者,“老人们说那一年很反常”。

    红一方面军的战士大部分来自温暖的华南,不要说翻雪山,大部分人甚至连雪山都没见过。更何况身处高原地区,疲惫不堪,正常行军就已经很辛苦。但毛泽东向来认为人定胜天。曾长时间研究红军长征历史的《纽约时报》记者哈里森.索尔兹伯里认为,毛泽东在进入川南以后,有一个一贯的作战思想:“如果没有把握就走偏僻的小路。”不走寻常路的毛泽东选择直接挑战大自然。

    1935年6月11日至12日,红一方面军冒着恶劣的天气,开始攀登夹金山。

    怪山

    夹金山是邛崃山脉南部的高山,海拔4114米。当地有歌谣“夹金山,夹金山,鸟儿飞不过,人力不可攀。”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红军战士来说,翻越夹金山是难以磨灭的经历,长征以来最艰苦的一关。1935年6月11日,红军先头部队开始登山。山上气候多变,积雪常常被风刮落,许多人得了雪盲症。年富力强的林彪,在山顶附近多次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但也有年轻的战士,精力旺盛,觉得翻越夹金山不是什么大事。16岁的红军第三军团卫生员钟伶没有暖和的衣服,连绑腿也没有,穿着草鞋就上去了。“交代了不许停,不许休息,要一口气走完”。他就这样翻过了夹金山。

    当时担任红军政委的李一氓也觉得翻越雪山并不困难,他说,到山脚下的时候,已经2000多米,“翻这座雪山,无非就是在加上2000多米”。但是他提到“只是这个山区天气里不正常,突而烈日暴晒,突而暴雪在飞,造成心理上的不安。”

    上山容易下山难。翻越山峰下山时,下达的指令是“坐下来往下滑”。根据李一氓的回忆,下山的路上全是冰,很滑,天气又很冷。也有老红军回忆说,“有些同志滑下山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红军在雪山上饥寒交迫,但四周围都没有人烟。“藏族村民看到有军队来,都吓得躲进山里。”小金县达维乡夹金山村(原名木城村)的村支书曾发贵告诉封面新闻(thecover.cn)记者。

    高山下的玫瑰

    小金县原名懋功,是个群山环绕的高山峡谷区域。地广人稀,交通不便,经济也落后。在上世纪30年代,该地区被地方军阀割据,人民生活困苦。

    53岁的曾发贵是土生土长的夹金村人,他的奶奶曾在红军翻越雪山时,帮助过一个伤兵。曾发贵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红军先头部队刚刚到村里的时候,村民吓坏了说“霉老二”(当地军阀对红军的蔑称)来了,都躲到了山上。“在山上躲着,他们也饿,就悄悄下来找吃的。发现这个部队没有一个人乱闯门户,”曾发贵说,“他们也就不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曾发贵的奶奶发现了一个伤员,“病的太厉害了,他觉得自己走不出去了,就把身上所有的东西还有证件都给我奶奶了。”可惜后来地方保甲反复来搜查,曾发贵的奶奶没将这名红军的遗物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80多年过去了,夹金山村今非昔比。芦山地震重建过程中,当地一合作社发现此处土壤十分适合种植玫瑰。经过小金县扶贫办公室的调研后,决定将玫瑰作为夹金村以及附近几个村落,脱贫致富的主要经济作物,成立了“夹金山玫瑰基地”。

曾发贵和他的玫瑰田

    玫瑰不能吃,不能穿,当地村民一开始不能理解。高山地区土地贫瘠,连粮食作物都不够吃,为什么要费精力种这些花花草草。2014年,曾发贵作为村支书率先把自家6亩土豆地刨了,种上玫瑰。经过两年的繁育,2016年花期,曾发贵的玫瑰田的总收入达7000元。“明年长更大了,开得花更多,收入肯定还要涨。”

    看到实惠后,夹金村目前近80%的农户都开始种植玫瑰。曾发贵对种植玫瑰的前景很是很期待。这些玫瑰采用无公害的养殖方法,送到乡里的玫瑰基地后,被加工成玫瑰酱、茶、精油等产品,销往全国各地。“此外还可以发展观光旅游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玫瑰主要是大马士革玫瑰”,曾发贵说,“来自叙利亚。那是个国家,大马士革是它的首都。”

 

顶一下
(6)
85.7%
收藏本页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网站介绍 | 联系方式 | 招聘贤才 | 合作伙伴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