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西部射洪 > 社会民生 >
男子回家被强征“过路费” 村主任:1000元一次
来源:未知 录入者:jack 发布时间:2013-01-07

核心提示:1月4日,男子汤跃强将车开到重庆巴南区南彭街道塔落村婆婆家,将车停在村口。有人要他交1000元钱“过路费”,称这条路是村里出钱出力修的。村主任周宗棋说,1000元是一次性过路,永久性过路交2000元。最终在警方的协调下,汤跃强交了200元。

巴南区界石镇,汤跃强开车经过村民出资修的路,村民要求过一次给1000元,在民警的调解下他付了200元

巴南区界石镇,汤跃强开车经过村民出资修的路,村民要求过一次给1000元,在民警的调解下他付了200元

汤跃强交了钱后写下的“承诺书”
汤跃强交了钱后写下的“承诺书”

记者 聂莎 摄影 张琰
强征“过路费”道路

汤跃强承诺:“我这一辈子都不再经过这条路,包括我的家人。”

任何承诺,只要扯上一辈子,总会觉得有些孩子气。但是,接受承诺的周宗棋和另外两三户却很认真。

2000元买断,1000元过一次

1月4号上午11点左右,汤跃强开车到了巴南区南彭街道塔落村,103岁的婆婆就在村里,跟着汤跃强的叔叔婶婶住着。

汤跃强把车停在村口,进了婆婆家,两三分钟之后,他听到外面有人喊,“谁的车?不能摆在这里!”

汤跃强出门,看到了老邻居冯世华,冯世华告诉他,“这条路,人可以走,车不能过。如果你的车要过这条路,就交1000元钱,因为这条路是我们出钱出力修的。”汤跃强把这1000元钱理解为“过路费”,他对我们说,“意思就是‘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’,我这是碰上了山大王呀。”

汤跃强不肯交1000元的“过路费”,他报了警,很快,塔落村的村主任周宗棋也来了。

周宗棋说,“只要开着车来,1000元是一次性过路,如果要永久性过路,你就交2000元。”

最后,在警方的协调下,“过路费”降到了200元,这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。汤跃强交出200元钱,还写了一份“永不经过”的承诺书“今后回来决不经过这条路,包括我的家人乘坐其他车辆”。

从30厘米宽的田埂路到10多米宽的石子路

周宗棋他们认为“这条路,人可以走,车不能过”,有他们的道理。

在路成为“路”之前,这原本是一条约30厘米宽、300米长的田埂路,也是塔落村里的8户人家回家的必经之路。60岁的村民熊太妹说,“原先那条路特别难走,走了几十年,走伤了心。一下雨就是稀泥,冬天地上打霜的时候容易摔跤。我的儿媳妇,怀孕的时候走这条路,还摔了一跤。”

去年年初,村里组织各户把农田承包出去,搞规模化生产,承包主为了方便自己出行,出钱把村里的主路修了,但不负责通往各户人家的支路。借着这个契机,村主任周宗棋就组织村里的8户人家开了个会,各家凑一点钱,把回家的路修好。

从去年10月份开工到现在,这条路由30厘米宽的田埂路变成了一条10多米宽的石子路。熊太妹说,“我们一开始是想修成水泥路,但是,修水泥路要花大钱,修成现在的样子,铺上石子,暂时先走着,以后宽裕了,还是要修水泥路。”

“我们是下了狠心才修的这条路”

但是,这8户人家中,只有4户肯出钱修路,包括周宗棋、周宗胜(熊太妹的丈夫)、冯世华、汤宗海(汤跃强的叔叔)。

“当然了,不肯出钱的那4户人家,都是常年不在老家住,但是他们在村里还有地、有房子。”周宗棋说,“最开始,有两户也是肯出钱的,但是,开了会,算来算去,发现这个钱不是小钱,就有人反悔了。”

首先,要租一个挖机把路挖开,费用是1500元;接着,要铺上片石,一车片石是500元,10多米宽、300米长的路需要10车片石,费用是5000元;接着,要在片石上铺一层碎石子,再租压路机把路压一遍,费用暂时不清楚。从30厘米拓宽到10多米,还需要征用其他村民的田地,一共征用了约1.6亩地,按照约定,1亩地产粮600斤,按照当年的粮食价格折合成现钱,这4户人家需要付给其他村民租金,一共付16年,“这个费用就多了,算不清楚了!”

熊太妹说,“算给你们听你们就知道了吧,我们是下了狠心才修的这条路,不容易啊。你们看我的这双手,都张开了口子,种田、割猪草都不会张开这么大的口子。这是修路的时候为了节约钱,舍不得请小工,我们就自己当小工。所以你们说,我们找他要过路费对不对?如果不对,我也认了。”

这贡献该不该做?

周宗棋说的“不肯出钱的那4户人家”,就包括了汤跃强家。

汤跃强的父母在村里有房,不过常年跟着汤跃强在城里住。周宗棋说:“我们开会动员他了,但是,他不愿意做一点贡献。既然他不肯出钱出力,那他就只能走原来的田埂路,现在修的新路,车不能过,这也很公平讲理。这不是针对他一家人,其他没有出钱的3家也是,人可以过,但不能走车。”

“不愿意做一点贡献”,汤跃强也有他自己的道理,“我就一个婆婆住在村里,每年婆婆过生日、五一、十一、元旦、春节、清明节,我们才会回来,其他时候,我们不回来啊,凭什么强行收钱?既然是做贡献,就应该是自愿的。最后的那个承诺书,让我承诺一辈子不经过这条路,更加是很荒唐、很可笑。况且,修这条路,我叔叔家出了钱的。”

这倒是让汤跃强的叔叔汤宗海夹在中间有些尴尬,“我也觉得不应该强行收我侄儿的过路费,但是,我们修这条路也确实不容易,钱都是凑起来的,这个事情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!”

周宗棋还是很倔强:“以后都不让他们的车过,人过可以。”

可是,老家的婆婆总得回去看看啊。“只好把车停远一点了……”汤跃强无奈地笑。


顶一下
(21)
15.8%
收藏本页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网站介绍 | 联系方式 | 招聘贤才 | 合作伙伴 | 网站地图